作者:李澤治

圖1 高山茶以喉韻取勝

高山茶以喉韻取勝

  我很貪杯。但我貪的不是紅酒、白酒、威士忌,而是湯色耀金,香氣沈郁,喉韻悠遠的高山烏龍茶。高山茶我從阿里山、杉林溪、梨山喝到大禹嶺,一山還比一山高,一味猶較一味醇。

圖2 大禹嶺是海拔最高的產茶區

大禹嶺是海拔最高的產茶區

圖3 我和茶的那一點事兒

 

  上周接到「雋美佳」茶行唐梨華小姐通知,說今年的大禹嶺春茶到貨了,周六撇開所有事,馬上殺了過去。大禹嶺是目前台灣海拔最高的茶葉產地,一年只出春茶、冬茶兩季茶,而且產量非常稀少。一般有幾十年信譽的老茶行,每季能拿到的也只有幾十斤貨而已。我因為是店裡老主顧,而且每次都要買足四斤茶,所以她們只要茶到都會立刻通知我,而我不管有事沒事也一定會在第一時間前往店裡報到。

圖4 很傳統的老茶行

很傳統的老茶行

圖5 提供各種各樣的茶

提供各種各樣的茶

圖6 我和茶的那一點事兒

 

  「雋美佳」是和平東路科技大樓對面的一家傳統小茶行,我從內湖開車過去大約要半小時,並不算特別方便。然而迷上喝茶二十多年,除了她們這裡,我還沒有在第二家茶行買過茶。二十多年前我在離雋美佳不到一百公尺的台北大廈創辦《吃在台北》雜誌,因為經常熬夜工作,養成了喝茶提神的習慣。那時的我舉債創業,捉襟見肘,只喝得起幾百元一斤的公司茶,所以不好意思去店裡試東試西,每次要茶都是打電話請她們派人送最便宜的茶來。唐梨華當年還是在茶行打工的夜校生,給客戶送茶正是她的工作。穿著白上衣卡其布軍訓裙的她來送茶的時候,總是掛著靦腆笑容雙手握緊提袋把它交到我手上。「長溝流月去無聲,二十餘年成一夢」,沒有人會料到我今天買茶的地方仍然是在雋美佳,而握著提袋把茶交到我手上的人,還是當年純真青澀的那個工讀生小妺。

圖7 我向同一個人買了二十五年的茶

我向同一個人買了二十五年的茶

圖8先聞香

先聞香

圖9 再試味

再試味

 

  九八年到一一年前後有十四年時間,我是在大陸工作生活。起初為了買茶方便我想改喝綠茶,但不到三天便難以為繼。後來試著從當地茶行買台灣烏龍茶來喝,也是怎麼喝怎麼不對勁。繞了一大圈回到原點,還是得從台灣買茶帶過去。我平均三個月回台一次,每次回來的第二天便會去雋美佳買兩斤高山茶。台商從台灣帶回大陸的用品每個人都不一樣,我除了帶茶,一定會帶上幾包池上米。人在千里之外,只要有故鄉米煮成的飯,再來上一壼香口潤喉的高山茶,便會覺得異地羈旅的生活其實也能找到一點幸福。因此不在台灣的那些年,我並沒有中斷去雋美佳買茶。

圖10 雋美佳有我們夫妻的真情故事

雋美佳有我們夫妻的真情故事

圖11 慧芬總會為我買更好的茶

慧芬總會為我買更好的茶

 

  每個山頭產的茶都有自己的韻味,我有長達十多年一直是買物美價廉的杉林溪茶來喝。回台定居之前的三、四年,因為某些原因慧芬要常回台灣,而她一走我就得在南京的公司留守。所以到雋美佳買茶,自動變成了她的差事。慧芬的工作其實比我還要忙還要累,然而她始終心疼異鄉拚鬥書生老去的先生沒有過過什麼享受日子,唯一嗜好只有喝點好茶而已;因此買茶的時候,她會偷偷把我指定要的杉林溪茶換成貴一點的梨山茶。後來見我喝著好像特別陶醉,索性又直接升等成最上品的大禹嶺茶。喝茶這種事就像男女談戀愛一樣,一旦變了心就再也回不去了。我現在只中意大禹嶺高山茶的滋味,說起來全是讓她給慣出來的。

圖12 連雋美佳的店魚也成了老相識

連雋美佳的店魚也成了老相識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李老師 的頭像
李老師

李澤治的美食&神相 BLOG

李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