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者:李澤治

P1)來自侏儸紀的朋友也沒辦法讓它入口即化.jpg

來自侏儸紀的朋友也沒辦法讓它入口即化

 

  幾年前台灣餐飲業很流行用「關於什麼什麼的部份」、「做出一個什麼什麼的動作」這類句子和顧客做溝通。連某名廚下班後和熟女上摩鐵被抓包,開記者會說明情況時,也坦承整個情緒一上來,「有做出一個擁抱的動作,也做到了嘴對嘴的動作」。……後來聯合報抨擊使用這種語法表達事情如同得了「語言癌」,服務業的人才慢慢減少把這些語詞掛在嘴邊。

 

  語言癌容易在知識水平比較低的人群中蔓延;但你若認為高學歷的人就不會犯這種毛病,那可是大錯特錯。各類媒體的文字記者,以及常在報章雜誌或部落格上發表文章的人,應該都有一定知識水準吧?但時不時的你還是能從他們作品中發現一些語言癌的癥象。就以我最常關注的美食類文章來說,有不少寫作者就常常亂用語詞。起初我以為這些人是故意耍幽默,後來才發現他們並沒有開玩笑,而是得了所謂的「語言癌」。

 

  見到任何食物都用「口水直流」來形容,除非他唾液腺生來異常,否則就是得了語言癌。嘴巴裏咀嚼所有東西總是用「齒頰留香」來描述,若不是中文自自冉冉、只有國中程度,也表示他語言癌病得不輕。美食文章的語言癌用詞,當中最誇張、足以和服務業做了一個麼動作相媲美的,第一名非「入口即化」莫屬。

 

  用「入口即化」來形容某種吃東西的感覺,不但非常傳神,也幾乎找不到其他更好的替代詞。因此每個美食作家和部落格寫手,一定都用過「入口即化」來描述自己的心得感想。我品嚐燜煮到完全軟爛的肥豬肉,或酥炸酥烤到一觸即散的腐皮或蛋捲時,也常會用入口即化來表達。……既然如此,我為什麼還把入口即化貶為語言癌的一種常用詞呢?

 

  「入口即化」名列語言癌常用詞的第一名,是因為它最容易被人亂用,甚至用錯的時候比用對的地方還多。我看過吃拉麵使用入口即化來介紹的;也看過吃麻辣鍋說牛肉、鴨血、大白菜都好吃到可以入口即化的,……這些還不算最誇張,你若是上網搜尋有關德國烤豬腳的食記,保證都可找到很多「入口即化」的描述。

 

  昨天上網察看一些有關牛排的食記,又發現了好幾個「入口即化」。唉,還能說什麼呢?我也是醉了!

 

 

PS,更多精彩文章,請點閱以下連結:

誤會一場的佛羅倫斯Zaza大牛排 

誰來約我「米其林」?

 

創作者介紹

李澤治的美食&神相 BLOG

李老師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